东莞阳光网-全国重点新闻网站 | 
知东莞,更懂你!
打开客户端发现凯旋门真人娱乐平台精彩
立即打开

凯旋门网上娱乐

2020年07月31日 10:49 0人参与  0条评论

你知道吗?

出租车司机容留乘客在车上吸毒

也将构成犯罪

部分化学品

既用于工业生产

也属于制毒物品的范畴

虽无意“碰”毒

但也可能会跟毒品犯罪扯上关系

临近6月26日国际禁毒日

为依法打击涉毒犯罪

从严惩处毒品犯罪

进一步提高

全民拒毒防毒和参与禁毒意识

东莞法院

精心挑选了7个

毒品犯罪的典型案例

警示大众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案例一

载客需谨慎 防成犯罪人

——刘某飞容留他人吸毒罪案

【基本案情】

2019年11月5日、6日,吸毒人员张某泉、劳某凡、张某江连续两天租乘被告人刘某飞的小车从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往返东莞市长安镇。6日,张某泉、劳某凡、张某江从长安镇返回乐从镇途中,张某泉等人告知刘某飞其毒瘾发作要在车上吸食毒品,叫刘某飞不准打开车窗,刘某飞许可后,张某泉、劳某凡、张某江便在车内吸食、注射海洛因。后由刘某飞驾车返回乐从镇。

【裁判结果】

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下称第二法院)审理认为刘某飞一次容留多人吸食、注射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鉴于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第二法院于2020年4月15日判处刘某飞拘役五个月二十天,并处罚金1000元。

【典型意义】

刘某飞系出租司机,其看见副驾驶乘客用注射器扎针,但其没有及时进行制止,随后乘客提出毒瘾发作要在其车上吸食毒品,刘某飞只是表示就当自己看不见,而没有要求他们下车或者进行制止,因该车吸毒人员为三人,刘某飞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出租车司机尤其是长途出租车司机,理应对租客租用车辆的目的进行一定的了解,如果本案没有及时查处,吸毒人员继续租用刘某飞的车辆购买毒品,若查处时车上运输的毒品达到十克以上,则刘某飞的行为可能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共同犯罪;若时间更长久,刘某飞明知毒品还用于贩卖,则刘某飞的行为还可能构成运输、贩卖毒品罪的共犯。跑车赚钱没有错,但更要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否则一不小心成为毒品犯罪的共犯。

案例二

容留吸毒人员在自身汽车上吸毒

——刘某容留他人吸毒案

【基本案情】

2019年2月至3月,被告人刘某曾四次容留吸毒人员李某文、李某华(二人均另案处理)在其驾驶小轿车内吸食海洛因。

第一次,刘某驾驶小轿车与李某文、“小廖”(另案处理)去到清远市石脚镇,三人凑了900元购买海洛因,后刘驾车去到该村庄附近偏僻的地方,三人在车上吸毒。

第二次与第三次,刘某驾驶小轿车与李某文、“小廖”三人每次凑500元,去东莞市常平镇购买海洛因,后刘驾车到附近路段,三人在车上吸毒。

第四次,刘某驾驶小轿车与李某文、李某华去到东莞市常平镇,凑了500元购买海洛因,后刘某驾车到附近路段,三人在车上吸毒。当日,刘某在横沥镇一路边被抓获。

【裁判结果】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下称第三法院)经审理依法判决被告人刘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 元。宣判后,被告人刘某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于2019年12月10日生效。

【典型意义】

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毒品犯罪越来越隐蔽化、流动化、多元化。就本案而言,容留他人吸毒一般是在房屋等不动产场所内发生,但本案却是在汽车这样的交通工具上容留他人吸毒,有别于一般的场所。我们认为,汽车因其移动性和私密性,是具有交通工具、空间场所两种属性的,故在汽车上容留他人吸毒,亦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希望广大人民群众从该案例中进一步提高防毒、拒毒意识,提升法律素养,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毒品犯罪行为,共同维护绿色健康环境、建造无毒和谐社会。

案例三

不以营利为目的提供场所容留他人吸毒

——乐福江容留他人吸毒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乐某江从2019年3月开始,租住在东莞市樟木头镇某公寓的615房。2019年5月2日0时许,乐某江与吸毒人员孙某宣、孙某龙、黄某友(前三人均另案处理)等人饮酒后到615房,由孙某宣提供冰毒,乐某江、孙某宣、孙某龙、黄某友一同吸食。吸食后,乐某江与孙某宣到同栋公寓的301房休息。当日1时许,民警将乐某江等人抓获,查获吸毒工具1套。

【裁判结果】

2019年9月23日,第三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乐某江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本案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

容留他人吸毒罪,是指为他人吸食、注射毒品提供场所的行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公民的健康权利,主观方面由故意构成。法条并未规定牟取利益系构成本罪的主观要件,即不以盈利为目的,提供场所容留他人吸毒仍会构成本罪。

本案中,被告人乐某江系吸毒场所的租住人,其对该房具有支配、控制的权利。虽然乐某江并未提供毒品,其主观上也没有以牟利为目的,但其允许并且与其他三名吸毒人员在该场所内一同吸食毒品,符合“一次容留多人吸食、注射毒品”的情形,乐某江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案例四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实施毒品犯罪

——王颖先贩卖毒品案(一人犯数罪)

【基本案情】

2018年11月19日,王某先在东莞市石碣镇以230元的价钱向罗某堃贩卖毒品海洛因0.5克。

同月20日,王某先安排未成年人吴某(另案处理)去与罗某堃以230元0.5克海洛因的价格交易。吴某将该包毒品交给了罗某堃,并收取毒资交给王某先。

同月21日,王某先安排一男子(身份不详,在逃)与劳某以450元1克海洛因的价钱交易。

同月22日,公安局民警抓获王某先和吴某,缴获了13包毒品海洛因(净重7.94克)和一个黑色钱包内的3包毒品海洛因(净重1.55克)。

【裁判结果】

2019年11月,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下称第一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王某先犯盗窃罪、犯聚众斗殴罪、犯贩卖毒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被告人王某先不服提起上诉,同年12月27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当前我国毒品犯罪在重点地区的问题仍然突出,一些地方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增多的趋势,社会影响恶劣。而由于自控能力、辨别能力差,心智不成熟,法律意识淡薄,涉世不深,猎奇心强、缺乏家庭教育以及社会教育等因素,让一些涉毒未成年人易受不良环境的影响,进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而在犯罪团伙中,未成年人还容易被成年人教唆、利诱而协助进行毒品犯罪,成为犯罪工具。而教唆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又根据《刑法》规定,“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因此,教唆未成年人实施毒品犯罪,应当从重处罚。

案例五

共同出资买卖制毒物品,构成共同犯罪

——杨沅恒二人非法买卖、运输制毒物品案

【案情回顾】

2018年8月10日,由杨某恒出资20万元,邓某辉出资10万元,一起向孙某(另案处理)购买3吨苯丙酮。孙某收款后,通过物流将18桶丙酮发货至东莞市虎门镇。

货物到达虎门后,杨某恒将其中的12桶运到福建省,邓某辉将另外6桶运走处理。福建买家收到12桶货物,发现不是苯丙酮立即退货,后上述12桶货物(经鉴定,均检出丙酮成分)退回东莞时被东莞市安监局樟木头分局查获。

公安机关经侦查,于2018年11月30日将杨某恒与邓某辉抓获,缴获一桶浅黄色液体(净重3.9公斤,经鉴定含苯丙酮成分)。

【裁判结果】

第二法院审理后依法判决被告人杨某恒、邓某辉犯非法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判处被告人杨某恒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邓某辉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典型意义】

制毒物是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配剂,《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明确列举了易制毒化学品的分类和品种目录,其中苯丙酮属于第一类化学品,丙酮属于第三类化学品。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规定,非法生产、买卖、运输苯丙酮2千克以上不满10千克,属于“情节严重”,非法生产、买卖、运输丙酮100千克以上不满500千克,属于“情节严重”;达成上述最高数量标准5倍以上就是情节特别严重。

本案中,两被告人购买了共约2647.5千克的丙酮,其买卖数量已达情节特别严重标准(2500千克),依法应在七年以上量刑,考虑杨某恒在共同犯罪中是主犯,邓某辉是从犯,遂作出上述量刑。

应重点打击毒品源头犯罪,这样能避免下游违法犯罪的产生。

案例六

国际、国内包裹邮寄大麻均是犯罪

——方某光走私、运输毒品案

【基本案情】

自2016年至2017年间,方某光曾七次通过快递将毒品大麻从东莞市邮寄至上海市给毛某军(另案处理)。

2017年8月,方某光与李某(另案处理)达成走私、运输毒品的合作,李某曾两次从加拿大往东莞市厚街镇寄去毒品包裹,方某光负责接收该包裹,并收取李某9000元报酬。

广州海关缉私发现前述两个包裹内有疑似大麻花,后将案件移送至公安机关。2017年9月14日,公安机关经侦查在厚街镇将前来接收包裹的方某光抓获,当场起获前述两个包裹。经鉴定,缴获的包裹中疑似大麻花均检验出四氢大麻酚和大麻酚的成分。

【裁判结果】

2018年12月20日,第二法院依法判决对被告人方某光犯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典型意义】

我国刑法明确规定大麻属于毒品,我国对大麻类毒品犯罪的打击和惩处从未放松。但国际上有些国家和地区推行大麻“合法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国内部分民众对大麻的危害性认知产生偏差,对我国禁毒工作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本案被告人方某光明知大麻在中国是毒品,却另辟蹊径,先由同案人毛某军在国外网站上购得大麻种子,然后由方某光自行在家种植、培育、制干,然后通过快递包裹隐匿邮寄给毛某军,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且属于情节严重。

快递、物流也成为毒品犯罪活动的工具和手段,给毒品犯罪侦查工作带来极大障碍。本案警示民众不要放松对传统毒品大麻的警惕,亦不能利用快递、物流实施毒品犯罪。

案例七

取证程序严重瑕疵

依法排除相关证据并作出无罪判决

——邓某军被控非法持有毒品、枪支案

【基本案情】

2015年10月20日,公安机关接到线报称邓某军居住的房间有人吸食毒品,公安人员来到该房检查时,没人开门也没人回应,但在门外听见有人在屋内活动。约半个小时后公安人员进屋,发现屋内的人已从剪开的防盗网逃离。

公安机关当场缴获毒品95.77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毒品1006.79克(均检出咖啡因成分)、毒品6.74克(检出大麻酚成分)、毒品20克(检出罂粟碱成分)、毒品0.27克(检出麻黄碱成分)、疑似毒品779.73克(未检出常见毒品成分)、3件枪支零部件形物品(均认定为枪支零部件)、4支枪形物品(均认定为枪支)、21发子弹形物品(均认定为弹药)。

东莞市第一市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被告人邓某军非法持有毒品、非法持有枪支犯罪。

【裁判结果】

第一法院认为,被告人邓某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要挟的手段索要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

关于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的认定问题。首先,根据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及DNA检验鉴定书,本案缴获的枪支和毒品均存放在相对隐蔽的位置,涉案房间经常有多人出入。

从公安机关取证的程序上看,本案搜查时被告人并不在场,搜查录像与扣押枪支的清单公安机关亦没有制作。

从犯罪构成分析,无法排除上述枪支、毒品系其他人在被告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存放于涉案房间的可能性;根据出警现场情况说明、被告人的供述及房东的证言,出警时在房间里面的人有可能不是邓某军。

综上,被告人邓某军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第一法院不予支持。

第一法院于2020年1月31日判决被告人邓某军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典型意义】

本案中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邓某军犯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由于存在取证程序严重违法或者严重瑕疵的问题,因此相关证据被依法排除,法院也做出了无罪的判决。

取证程序存在严重违法或者有严重瑕疵,依法排除相关证据或者不采信相关证据,作出有利于被告的事实认定甚至作出无罪判决,有利于加强工作取证中的合法合规性;有利于切实保障诉讼参与人的权利;也有利于落实强制排除与裁量排除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从整体上提升司法的理论和实践品质,从而达到维护司法公正、维护社会主义法治的效果。

来源:东莞普法    编辑:刘宇峰关键词:
都翻到这儿了,就分享一下吧
版权声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东莞阳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阳光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在摘编网上作品时,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商洽处理。
联系邮箱:tougao0769@qq.com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0人参与 0条评论
返回顶部